记录人生第一次马拉松

October 20, 2014 | 15:13 跑步

2014年10月19日5点40分,闹钟准时响起,我睡眼惺忪地按下闹钟,慢慢摸下床去。10月的北京还不算太冷,可从昨天刚到北京就开始咳嗽不停。拉开窗帘一看,外面的雾霾比昨天下午又浓了许多,不禁为我的首马之旅蒙上了阴影。

时间退回3个月前,时值7月下旬,偶然在网上看到有关北马报名的公告。当时心里痒痒的。我这个人吧,从小就对参加体育比赛很忌惮,现在想想多半还是怂。后来上了大学,也不知是周围人退步得太厉害,还是我保持得好,总之我的体育水平渐渐上来了。之前一直在踢足球,毕业这几个月来,倒是没怎么去踢球,不过跑步却时不时的练习着。我跑得不算快吧,但是耐力还不错,加上身高腿长步子大,所以长跑比较适合我。不过看到官网上大大的42.195公里的字样,我还是有点却步,这得绕标准田径场跑100多圈哪~好在这只是个预报名,我心想先报着呗,等真选上了再说。

转眼到9月了,某天的早晨,我收到一条短信,告知我已经被组委会选中了,要我去缴费登记。不会吧,我这种一次也没跑过的渣渣也能选上?惊喜中又是更大的忧郁。7月份的时候,我还在想趁这段时间多练练,9月份就心里有谱了。可是这会要做决定了,才回想预报名以来的这一个半月,多半是四处漂泊,根本没有系统的训练,跑量最多每次5公里,鞋子也还是穿的之前的耐克旅游鞋。要不先放弃,以后再说?不行,老实说,我是一个心存侥幸心理的人。我还在相信自己能跑下来。200块钱,支付宝几秒钟就付款成功了(插一句,便捷的付款方式成就了许多心血来潮的主意)。北马组委会很快也告诉我缴费成功,让我等待10月份的通知。此时距北马开赛还有一个半月时间。

9月是个繁忙的月份,这个月里,我又考了一次雅思,还准备了许多出国的文书。然后还有外包的网站、帮老师的翻译工作、Coursera上的公开课,总而言之就是,在这么繁忙的情况下(借口!),系统的训练其实也没怎么做到。不过相较于前面,我的跑量还是渐渐上来了,一般都是5公里起步,也会跑到10公里左右,但这已是上限。北马是公路跑,我也是想在路上练习练习,但找来找去,周围的路上都不怎么安全,故在尝试过一两次之后,还是到健身房的跑步机上去跑了。12公里每小时的速度,一边看着电视一边跑,也不觉得吃力。

时间来到10月,10月的前2个星期在柬埔寨和泰国玩,当然是压根没有练习。回到家后,稍作调整,就开始做针对北马的最后的训练。一如过往大考中抱佛脚一样,也期待着这几天的训练能帮上点忙。首先是要买一双好的跑鞋,高手自不必多说,赤脚上阵都没问题。但对于我等鼠辈,唯有在装备上垫高自己一点才行。其实跑鞋早就想买,当时也做了调研,认准了asics的几款,无奈南京没有asics专卖店了。所以直到比赛前一周,跑鞋还一直没着落。所幸那天还比较幸运,逛了一圈迪卡侬,意外地发现了心仪的asics GT-2000,顺便还买了相应的跑步衣裤、腕表等,总算显得比较正规了(菜鸟就爱摆弄这些花架子,哼!)。穿上新的装备,那感觉自不必多说,鞋子真包脚,轻飘飘的,太舒服了。当晚我就去田径场跑了5公里,一点不带喘的。后来的几天,就一直穿着这套装备熟悉熟悉。15号的时候,跑了20公里左右,耗时2小时半,心里稍微有些谱了。

转眼,现在我已经在北京了,马拉松比赛2小时后就要开始。穿上装备,外面加上一套外衣,把其他行李寄存在宾馆前台,就开始往天安门走去。路上买了一个面包一盒牛奶一根火腿肠,稍微充充饥,怕吃多了胃疼。我的酒店在天坛,距离比赛地点还有一段距离,不过路上遇到两个济南的跑友,就跟他们一起打车过去了。两位是5字头的,意味着他们是之前跑完全程的,时间在5-6小时间,我还是觉得很了不起,也向他们请教了一番。

到达天安门广场,眼前一片橘色的海洋(官方发的T恤是橘色的)。我们三人通过几道检查,进入天安门广场的核心区域,所有大众选手都集中于此。大伙有的在做伸展,有的在合影留恋,都是蓄势待发的模样。这样的气氛下,早晨的微恙早已忘到天外,倒是时不时出现的“口罩党”提醒我:今天雾霾真的很严重。

赶着最后的时间,我忙不迭地挤过人海来到存包车旁,脱下外套塞进包里,身上就留一个手机和少许现金(我是想在路上不行了我也稍微能挣扎一下回宾馆)。离出发前还有五分钟,起跑线前已经挤满了人,后面有源源不断的选手向前涌去,我们只好往旁边站着让他们往前挤。事实证明,早点出发还是有好处的,虽然成绩是净成绩,但是关门时间是按照鸣枪时间算的。

终于,到8点了,奏完国歌,一声令下(我脑补的),比赛正式开始。前面一波波人潮涌出起跑线,我们也跟着往前挪着。终于,8点06分时,我踏过起跑线处的计时毯,迈开步子,正式开始我的马拉松之旅。首先进入长安街,许多北马的回忆上都会对这儿感慨一番。我虽然不是北京人,不清楚平日里长安街上的车水马龙,但看到几万名选手一齐奔跑的壮观景象,想到自己是其中的一份子,不免还有点小激动呢。前面的路程很轻松,大家也很欢乐,各处拍照。到达5公里处,我觉得有点口渴,想必早上水喝少了。好在眼前就是供给,拿了一瓶佳得乐后继续向前。喝了几口,依次超过500和430的兔子(用于指引选手以相应时间到达终点的领跑员),感觉状态不错。路旁的群众很热情地在为我们加油,选手也配合地摆出姿势给他们拍摄。

到10公里处,出现一个移动厕所,有不少人在前面排队。也许是刚才水喝多了,心想着前面的厕所可能要有好远,就在这里等了五分钟。本来都是一人一间的厕所,选手们都挺着急,所以干脆两个男同胞一起上。这我都无所谓,偏偏有哥们儿在人前尿不出来,后面的进进出出许多人,他还一直在里面尿等待。

踏过10公里,此时依然状态良好,继续向前迈进。后面基本上没怎么停顿,就是拿点海绵擦擦脸,讨了一块士力架。这样一路跑到20多公里,送别了半程的选手,我才感到真正的挑战开始了。之前,最多也就是跑过20公里,果然,大腿开始感觉发紧,我渐渐降低步幅和步频,并不时地拍打大腿肌肉,但显然并不管用。周围许多选手也出现了各种各样的不适,大多是膝盖疼痛,纷纷寻求医疗站的喷雾剂治疗。20-30公里这一段,我是边跑边走下来的,消耗的时间也比之前多了很多。

总算熬到30公里,刚刚被500的兔子超过去没多久,看了看表,还有两个多小时,胜利就在眼前,走也能走到终点。你别说,我还真是走到终点的!其实啊,从30公里开始,我的脚底板已经非常疼痛,跑步中每一次踏地都会加剧疼痛。为了避免受伤,我也不再追求更快的速度了,干脆调整策略,以健走的方式完成剩下的比赛吧。这一段路程中,我发现,许多仍要咬牙跑几步的同学,基本上也要配合相应的休息调整时间,所以经常是超过我又被我追回来,总之大家的平均速度都差不多。32公里左右,我被550的兔子超过,不禁心里又有点担忧,一边快走一边有算了下时间,发现还是来得及完赛的。也问问了自己的大腿,都表示跑不动了,我也不再勉强它们,仍旧一路向前快步走着。34公里,进入奥体中心,与先前部队隔栏而望,他们已经绕着奥森公园兜了一个大圈,胜利就在眼前了。两拨人互相打气,就这样过了35公里的计时毯。进入公园内部,这公园是真大呀,这个圈足足有6公里之长,以至于我一直觉得是往一个方向走,没想到就绕了一圈。拐回刚刚与先前部队打照面的地方,这回换成我们是先前部队了,只不过后面已经没什么选手了。稀稀疏疏的几个选手,基本上已经来不及完赛了,挺替他们可惜的。最后几公里,也结交了几位一起跑(其实是走)的小伙伴,时不时聊上几句,也没那么难熬。还剩1公里,想试试冲刺的感觉,发现腿脚仍旧疼得厉害。好吧,那就冲刺300米呗,就这样,用了最后一点力气,跑过了终点。抬头一看时间,5小时45分左右,不管怎样,我已经很为自己自豪了。

到了终点,当然是领取奖品,拍照留念了。这里发生了一个小插曲,我通过终点时领取的完赛包里,没有放奖牌,倒是放了两块压缩饼干。总不能让我拿个压缩饼干回去吧。我找赛事工作人员理论,被告知领取之后一律不退换。工作人员都是志愿的大学生,让我去向他们的负责老师申诉,无论我晓之以理,动之以情,这位老师却丝毫不松口。好在赛事也将结束,望着地上还有数量不少的完赛包,我还是挺有信心的,总不能多余的你都扔了也不给我是吧。最后出现了一位善良的女负责人,在了解我的情况后,表示工作人员的失误不能让选手买单,很快就给我换了一个。这样就没有一点遗憾了,和刚才路上的小伙伴一起按摩放松、拍照留念,不亦乐乎。

最后,还是在这位好心的北京小伙伴的帮助下,顺利地坐上往宾馆方向的地铁,打车去南站,带着一背包的收获,以及心中满满的成就感,坐上了回南京的高铁。

和许多人一样,首马给我带来了纪念意义也是难以描绘的,可能真的是经历过才会体会到。我本身就不是一个喜欢轻言放弃的人(打刀塔从来不送不挂机),也许往后的许多难熬的日子了,我都会想到这一天我坚持了下来。再回想如此不充分的训练,赛前种种负面的因素,这样的困难下,我坚持完了全程,想想还挺为自己骄傲的。

告别这里的风景,稍事休息,继续向前跑吧!

Creative Commons BY-NC-ND 3.0